上海游记攻略 绵绵细雨,小住周庄

  一直有一个慵懒的梦——到“杏花春雨江南”、“小桥流水人家”小住几天,或歪在床上看书、或漫步古巷中瞎想、或坐
在茶楼里品茗。四月初刚好有一个去南通公出的机会,于是我就找出种种理由往后拖,为的是月底出发,五一长假就足够
我在水乡挥霍了。

4月29日一大早,所有的事情办完准备从南通过江奔周庄,热情的主人知道我喜欢闲逛,便让司机用一辆桑塔那拉我去他们
那里的狼山玩。想不到既矮又小的狼山因为山上有座庙,在当地人眼里竟是一处了不起的地方,害得我用了一个小时时间
看善男信女烧香拜佛、听木鱼钟鼓梵音,然后便急着挥手下山,为的是圆江南水乡之梦。

真不愧为江南富裕之地,交通之便利超出我的想象。大巴在南通轮渡过江后,宽敞的公路任汽车驰骋。在张家港身边擦过
,在阳澄湖畔飞眸,几个小时就到了昆山。又倒了一趟车,下午四点多钟就进了周庄。

古镇门外的拉客女,用她们那如莺的喉舌吸引我到现代化的宾馆去住,但总也抵不过原汁原味水乡民居对我的诱惑。这样
,我便背着包通过一道水边的小门买了门票进了那片古镇中。这时天空下起了小雨,那雨下得却看不到雨点,只感到衣服
湿漉漉的。

撑起雨伞走走停停,目光却被小船牵引着在小桥、垂柳、古屋、深巷中巡游,不知不觉中就到了镇中心的富安桥。最后我
选中了富安桥附近一家叫“江南人家”的家庭旅馆住进了小楼的二楼。古色古香的木榻,雕着花纹的窗棂,推窗可见的还
是其他人家的雕花窗棂,正是我想象的那种效果。把身体扔在床上,翻看在门口买的那本叫《九百岁的水镇周庄》的小册
子——先认识认识周庄。

在楼下店主家吃了一碗面和几片万三蹄子肉天就黑了,电视新闻也不看了,去看夜晚水乡的风光,这在我是破天荒的事情

站在富安桥上顺小河向前看去,岸上店家的红灯笼映在水中一点一点连成了一条线,到底还是脱不去红尘中的颜色。

那汩汩的河水,曾流过多少村姑闺梦,曾载过多少后生发家豪想,恐怕唯有那些至今仍伫立在河水上的石桥能够记得。

那丝丝细雨,是割不断的水乡特有的圆润柔滑,是悄声而入骨髓的真韵,让我一时忘记了身在何处。

那摇橹而过的小舟,划过了多少富贵贫贱、兴旺衰落和沧桑?

夜里睡在据说是富家小姐住过的木榻上,梦里始终还是雨中水乡的画面。第二天睡眼惺忪中感觉晚上没有睡好,不过也没
有后悔,毕竟人活在世上,能有几回可供品味的春梦呢?

人们都说周庄变得让人越来越不认识——不再是深闺中的淑女,却似一个迎来送往的站街女。这话让我吃惊。小住周庄三
日之后,我发现,真正品味周庄应该在游人极少时的夜晚和早晨。晨曦中,卖早点的老妇老汉、打扫街道的清洁工、捡拾
水中垃圾的船工,成了周庄水巷小街的主角。

随手在路旁一个小摊上买了一张炸饼,又在富安桥头卖豆花的老汉那里买了碗豆花。然后就坐在桥头,边吃边看那刚睡醒
的周庄晨装不整的样子:小街上夜里游人扔的纸屑、横躺在河中间的小船、象盖了被子一样各家小店上的窗板和门板,是
被前一天蜂拥而来的游人闹得筋疲力尽了吧,因此周庄才显得这般慵懒。

当游人越来越多时,小镇又开始了她忙碌的一天。

周庄虽然不大,但初来的人到里面就会发晕,因为小街水巷太相象了,说不准怎么的就找不到归路。不知不觉中我登上了
一座叫“迷楼”的小二楼,据说这是民国年间的一位小店主开的小酒店。因为店主的女儿长得出奇的美,才使迷楼出名,
才使游客纷至沓来。

是水乡之美还是少女之美,1920年,竟引来号称江南才子的柳亚子、陈去病等一伙文人云集此楼四次之多,并引得这伙人
诗兴大发,成诗百余首,一时传为佳话。如今,小楼的二楼上塑着柳亚子等人的塑像,他们的形象被定格在那个年代。由
此我专断地说一句,光有美女,怕只怕过几年美女色衰或出嫁,小楼就会立刻失去了光泽;而文人的雅趣却是和山水长留
的,永世不会衰败。这恐怕是应了古人“人生三不朽”中的第三不朽“立言”吧。“江山如此多娇,引无数英雄竞折腰”
这句话,不光是包括政治家,一定也包括那些文人。

台湾才女三毛曾来周庄,也是细雨季节,这位极挑剔的女作家居然也爱上了周庄,临别时说了句:“周庄真美好。”并且
,她还打算以后专门再游一次周庄。如今,周庄的一位作家把当年三毛喝过茶的茶楼盘了下来,取名“三毛茶楼”。当我
登上这茶楼时,看到墙上挂着三毛当年来周庄时的照片以及三毛的作品时,不免想起,她还没来得及再游周庄,竟以自杀
的方式离开了这个世界!我望着窗外潇潇春雨,不禁脱口吟出一首小诗:当年才女水乡行,茶品周庄眷意生。嗟叹未圆重
践梦,香魂春雨共飘零。

斯人已去,斯文犹在,潇潇春雨,人何以堪?

时光流逝,古镇水流千年。徘徊在沈万三故宅里,让我感慨万千。这是一个元末明初在乱世中发家的富豪,家财堪称江南
首富,于是刚刚建立大明国的朱元璋就把目光盯上了他。沈万三到底还是商人,为了保住他的财富和性命,主动要求出资
为朱元璋修南京的城墙,还奏请出资犒军。想不到此举竟惹得朱元璋大怒,差一点动了杀机,最后将其发配云南。朱元璋
为什么会如此对待沈万三?我猜其中主要原因还是他这位乞丐出身的皇帝的仇富心理在作怪。这以后,沈万三家族又遭到
两次大打击。最后一次是洪武三十一年(1398年)因为与蓝玉一案牵连,沈万三女婿顾文学及沈氏家族近80余口被杀头,
沈家从此败落下去。但是,因为有了沈家,周庄才成其为周庄。史料上说,自从沈家定居周庄,商业兴旺,人口密集,明
初就达到人口两千多。当我们欣赏周庄之美时,还会去骂铜臭吗。

如今,周庄有一处水塘里埋着沈万三的水冢,是什么原因让他把尸骨埋在水里呢,斗胆猜一句的话,这大概是与他怕将来
有人扒他的坟有关吧。

眼前人流滚滚,触目物欲横流,悠悠古今往事,谁人可解春秋?

出了沈厅不远就来到了双桥。这是一处小河的丁字口,有一横一竖两个小桥相连。两个小桥一个是半圆形的拱桥,一个是
平铺的板桥。就是这两个不起眼的小桥,年轻的才子画家陈逸飞将它变成了画带到美国,题为《故乡的回忆》在纽约展出
,被一位石油大亨高价买去,1984年11月转赠邓小平。次年经过陈逸飞加工,又成为联合国协会的首日封。从而使双桥和
周庄走向了世界。可惜的是,画作的主人于2005年4月10日去世,享年不到60岁。他死后的画作身价倍增,仅一幅《有阳光
的地方》就在一次拍卖会上被一位神秘的女士以440万的天价买走。但是我们又看到,他去世后,为了遗产,家里人却争得
不可开交,实在让人深思啊。

画家在世时才华横溢,精力充沛。终日里不断追求,除作画外还涉及演艺和写作,因此有人说他死于过疲劳——真真地可
惜了一个美好的生命!

可是我们看到,现实中的人总想在有限的光阴中想争到力所能及的一切,这一切最终又都留给了后人。看透人生富贵的人
说,人一出生是攥着手的,想抓住这世间的一切;到死时,双手又都是张开的(撒手人寰),所谓来也空空去也空空。

再往前行就来到了古镇中有一处戏院,是专门唱昆曲的,原来,这一带就是昆曲的正宗发源地。我进去时,正有一位女艺
人在唱,全场却没有几个观众。那女声婉转的歌喉在空中回荡,仿佛是一曲悠长的叹息,把人世的沧桑唱得荡气回肠。“
人生如戏,戏如人生”,这话听起来就让人有一种空落感,但是细品人生,究竟是什么样呢?

西方有一位懒人说,一切大财阀都是傻瓜,只有懒人最聪明。还有一位富翁晚年时才发现:他把毕生精力都用在绞尽脑汁
发财上,可是他自己连自己家里雇的女佣都不如。女佣可以住在他海边的高级别墅中享受着海岸风光,可他却成天冒着生
命危险在空中飞来飞去奔波于商海!这话听起来有理,但这世界上没有富人成吗?都不想进取,都不想创造财富,人类只
能过原始生活。试想,满天下都是乞丐,那将是一个多么可怕的世界!可是反过来的话,人人都争利都发财,那现实吗?

我们吉林省清末出了一位贡生,号称“吉林三杰”之一的成多禄,曾在清朝时任过知府、民国时任过北平图书馆的副馆长
。他在江城吉林市的北山玉皇阁上题过一副对联:

富贵贫贱总难趁意,知足之谓趁意;

山水花竹无恒主人,得闲便谓主人。

于是,我就想做一个不太贫穷的“闲人”了。

 

赞 (0)